常区长来了

  河南省科协常胜敏处长把父亲常明轩先生的晚年力作《陋室集》带给我拜读之后,勾起了我甜美的儿时记忆。

  我真正的故乡南召县刘村区寨凹村,现已淹没在鸭河口水库中了。我五六岁的时候,应该是1948—1949年吧,村子里经常“过队伍”,一会儿是“国军”,过几天又是八路军,一个班的八路军还在我家的院子和堂屋里住过好些天。他们用大铁锅做干饭,那锅巴又厚又黄真好吃,他们那个带红穗子的军号就放在我家的桌子上,我时常拿过来吹几下(缘此我上小学时,成了全校有名的军号手)。我父亲是远近闻名的“百事通”和“洋炮匠”,常给八路军修理手枪和步枪,我对枪很有兴趣。那以后,我便用木料做成各式各样的枪,发给本村同龄的小朋友们。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”,我就成了全村的“孩子王”。

  那个年代,村里的孩子们从“五一”到“十一”都是不穿衣服的。我常带领一大群光屁股孩子做游戏,模仿打仗,还用父亲的工具给大家做弓箭、弹弓和“大刀”,人人都听我的,我“一言九鼎”。遇到个子比我大的孩子干坏事、偷人家树上的梨,我管不住的时候,我只要大吼一声“常区长来了”,这些孩子立马四散逃跑。

  “常区长”,是孩子们敬畏的名字。这原因是村子里刚刚解放,既要清剿反革命残余,又要斗争地主恶霸,我带小朋友们多次围观过开群众大会,斗争恶霸和枪毙坏人的场面。刘村区的常区长,威风凛凛扎着武装带,腰间挂着一个“盒子炮”(手枪),带领武装,抓匪反霸,为民除害。“常区长”的名字,叫坏人们闻风丧胆。连我们这群小毛孩,有谁捣蛋不听话,只要一听说“常区长来了”,一个个也都得乖乖老实下来。

  小孩子们并不知道常区长叫什么名字。直到我1956年到县城南召一中读中学时,才知道县长常明轩,原来就是刘村区的常区长。

  常区长的工作调动,我们小孩子家既不关心也不懂。只听说他后来当了大官,在南阳市政府工作。可不管他后来当了多大的官,因为他曾“解放”了我们寨凹村,我们仍然管他叫常区长,好亲切。

  自1962年我考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到北京读书,1968年分到四川工作,“无才西蜀图相仕,有志南阳学躬耕”,1977年秋因病调回家乡在南阳地区科委工作,此间一直没人向我提起过常区长。

  可是,20年之后的1982年秋天,常明轩的名字又在我的耳边响起。我在南阳搞的“汉字编码”研究在全国已小有名气。常区长的儿子常胜敏大学数学系毕业,经地区科委符明义主任介绍想到我的科研小组来工作。当我知道常胜敏的父亲竟然就是常区长时,心中油然升起崇敬之情——真是缘份啊,常区长的儿子来啦。

  这时候“常区长”已经是南阳的市级领导,时任南阳师专副校长。对于我搞“汉字编码”研究这件事,“常区长”和他的老朋友符明义主任认识一致。符主任在明处,“常区长”在暗处,顶着一些人激烈反对的舆论,给予我极大的关心和支持,这是因为小常的关系(常胜敏已经58岁了,可我至今仍然叫他“小常”),也许还因为刘村区寨凹村的情份吧!

 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由于天时地利人和,30年过去了,南阳人发明的王码五笔字型,在国内外上千种汉字电脑输入技术的激烈竞争中,已成为世界上无可争议的“码中之王”,成为在全中国及联合国总部、东南亚各国唯一占主导地位的“形码”汉字输入法,使用者至少有4000万人。我们南阳人为汉字在信息时代度过“生死劫难”,为汉字文化实现伟大的复兴作出了贡献。在各种荣誉称号之下,作为发明人,我不期成了不大不小的“名人”。

  人怕出名猪怕壮,猪壮了就该杀了,人出了名就要格外小心。我以“一介书生,半个农民”自律,埋头做事,谨言慎行,一切低调。想想看,咱土生土长,父亲母亲都是农民,6岁带着一群光屁股孩子报到上小学时,还被老师轰出去过,咱有啥资本“高调”?所以,不管是哪位人物或是朋友,让我给人家的著作题个“词”啊,写个“序”啊,我从来都是婉言谢绝。

  然而,事情也有必须的例外。小常2011年春节给我带来了一本“样书”,书名是《陋室集》。小常说:“王老师,我爸爸的这本书,能不能请您给作个序?”

  “常区长”真的来了!

  《常明轩诗文选》作者原定的书名是《陋室集》。这个书名耐人寻味,寓意深邃,作者的质朴与厚德跃然纸上。我仔细拜读了书中的诗词文章,或岁月实录,或诗情画意;时而故事跌宕,时而文采熠熠。这是一位革命老干部战火年代出生入死的奋斗史,这是一部学养深厚、知识渊博、多才多艺的教育家的自传体《连续剧》,当年23岁“常区长”的勃勃英姿依稀可见,他是我家乡人民心中的英雄。我一下子被震憾了,童年的故事一幕幕重现眼前。

  啊!竟然是这样一位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的革命者,这样一位德高望众在南阳有口皆碑的教育家,这样一位86岁的老者,孜孜不倦勤奋耕耘了千百个日日夜夜,为我们编写整理出了这样一部纪实感人、字句生辉的好书!我相信无论谁读了这本书,都会肃然起敬,都会从中受益。而我有幸为这样的一部好书“作序”,实在是太荣幸了,太高兴了!我含着激动的泪花,思绪泉涌,下笔千言,一口气写成了这篇《序言》。我要代表故乡人和“王码人”感谢作者;我要祝贺《陋室集》的出版发行;我要告诉广大读者,刻印并密藏在我遥远记忆中的英雄人物——常区长来了!

王永民 写于2012年中秋节

教材视频

联系我们

唯一正版王码,一切知识产权归王码公司所有。 京ICP备10048593号-1